微信群里时不时就有群友发送外部链接莫乱点-无限注册

“微信群里时不时就有群友发送外部链接,有时是玩游戏或者正常的外卖红包,但有时也会有标题非常露骨的推送链接,点击之后多为色情小说公号诱导关注或者保健药品购买。把人踢出去后,不久还会有新的用户加入并继续发布相似链接。”近日,有网友向新京报记者反映。

无限注册这些微信群里的垃圾广告链接从何而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发送此类链接的用户多为“机器人”,是黑产从业者利用微信外挂进行自动拉人以及自动群发操作的产物,随着微信对此类行为打击的升级,黑产从业者们逐渐开始购买甚至“租用”真人微信号来进行上述发送广告的操作。

发送广告诱导链接的微信号大多是专业的微信群推广平台所养的“小号”。同时,也有能够购买或者“出租”微信号的“生意”。一个微信号的售价在20元到80元不等。记者还发现一个叫“挂挂赚”的广告推广平台,将自己的微信号授予挂挂赚登录,挂挂赚团队后台即会统一替号主操作,挂机赚钱。

记者梳理发现,在一条条广告链接的背后,实际上是微商、小说站广告主等委托卖号/租号号主发布广告链接,再通过各类“群托”加入有潜在广告需求的各类客户群,最后通过群控软件实现自动发送广告的一整条产业链。

微信群一天3条“色情链接”,实为诱导关注色情小说站

“粉嫩少女竟然逼闺蜜的男友在浴室……”“震惊,16岁少女在小巷被……”近日,不少网友向新京报记者报料在微信群中看到过这类低俗的广告链接。“实际上点击进入之后都是广告,不是要求关注公众号,就是各类微商在售卖产品。”

3月28日,新京报记者被一位网友拉入了某广告链接“泛滥”的微信群。记者发现,该微信群除了日常聊天外,平均一天会出现2至3条上述类型的广告链接。广告链接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色情小说,推销生发、减肥“秘方”,售卖保健用品等等。

此类链接的共同特征就是诱导关注。其中推销产品的链接往往要求关注个人微信号,如一个以“白发千万不要染,饭后一件事,想要多黑就多黑”为标题的链接,其声称某百岁老人使用了“饮食生发秘方”后长出了黑发,若想要秘方就要关注某私人微信号。

而色情小说类广告的套路则往往是先抛出“猎艳”“乱伦”等露骨的桥段来吸引点击,但点击之后用户只能阅读小说的前几页内容,之后就会显示“关注公众号获取剩余内容”。而当阅读者关注公众号后,再阅读至关键情节,则会弹出“账户余额不足”的提示,需要“充值”才能继续观看剩余情节。

4月7日,新京报记者点击某诱导链接后被引导至一个色情小说公众号。记者发现,在该公众号每看一页小说就要缴纳30枚“书币”,充值中心显示,每1元人民币可以充值100“书币”,一次充值至少要30元人民币。照此计算,每看三页小说用户就要消费0.9元。

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此种案例屡见不鲜,例如曾有不法分子经营色情小说站,在一年半的时间通过微信群发或加好友的方式“引流”粉丝,最终充值变现,获利937.16万元,其中付费阅读的收入为753.59万元。

熟悉这一套路的黑产从业者admin对记者透露,通过发送链接的方式也有弊病,如容易触及微信的举报程序,遭到封禁。

4月4日,记者点击一则显示为“火爆朋友圈的黑发方法,以后不用染发了!”的广告后,出现了已停止访问该网页的页面,原因是“网页包含垃圾营销信息内容,被多人投诉,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admin对记者直言,为了尽量规避举报功能,不少公众号出现了新鲜的“套路”,如有些诱导链接会首先让用户点击“阅读原文”跳转至网页浏览器浏览后续内容,此后再以“版权限制”等理由让用户关注公众号,最后再以充值牟利。

此外,与一般的微信链接内容点击后不想看了只要点击手机的“返回”按钮就能自动退出不同,这类微信诱导链接一旦点击进入,就会像“狗皮膏药”一样赖着屏幕不走,点击退出后并不会回到微信群页面,而是会更新出新的诱导文章,并且每看到最后就会跳出“关注××公众号阅读后续内容”的字样。

发广告链接的微信号从何而来?

微信号“租卖”产业链曝光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发送这些诱导链接的微信号大多是专业的微信群推广平台所养的“小号”。

在通过微信群发送诱导链接广告的这一流程中,一个关键角色就是发送链接的微信号号主。除黑产团伙手工注册“自给自足”以外,想要购买能够加群并发送链接的微信号的价格在20元到80元不等。

“一般微信新号的价格便宜一些,但一个微信号如果刚刚注册完就大量加群发广告,是会被微信系统识别出来的,有可能导致封禁,所以建议购买完微信号后‘养’一段时间,或者直接购买微信老号,这样加群发广告被封禁的可能性会低一些。”4月3日,从事微信群推广的徐经理表示,建议购买运营半年以上的老号发广告,一个这样的微信号售价在80元左右。

此外,为了“对抗”日益升级的微信安全系统,也有部分诱导链接的广告发布者盯上了普通用户,做起了微信“出租”的生意。

3月22日,记者在微信群中发现一名微信好友发送了上述诱导链接,在直接联系该名好友本人后,对方坦言,自己是将微信号“租”给了一个叫做“挂挂赚”的广告推广平台。

记者登录挂挂赚平台后发现,该推广平台的运作原理非常简单:广告主向平台支付广告费进行推广,平台租借号主的微信号,通过号主已有的微信群或加新微信群发布广告信息,每发送一条信息付给号主佣金,最终赚取广告费与佣金的差价。

在挂挂赚平台中,号主被称为“代理”。挂挂赚平台的说明显示,其招募代理的门槛非常低:只需要手机注册,然后将自己的微信号授予挂挂赚Mac登录,挂挂赚团队后台即会统一替号主操作,“躺着也能挣钱”。

这种“躺赚”的宣传招数吸引了不少普通用户。记者通过QQ搜索“挂挂赚”后,搜出了约50个群。在微博和贴吧上,也有不少代理打着网络兼职的旗号招募下级。“刚开始每天挂挂机,就能赚到一顿饭钱。后来越来越多,天天数钱。”百度贴吧里一位楼主表示,该楼主还附带了一张显示收益的截图,总收入有6900多元。

3月22日,新京报记者以“兼职”为由,加入了挂挂赚平台。平台的一名代理告诉记者:只要你每天挂着微信、加几个群就能赚钱,随便玩每天几块到几十块,稍微努力每天上千没问题。

在首次“挂机”时,需要扫描二维码给挂挂赚授权,随后记者收到了微信的异地登录“确认授予可能导致账号被盗”的提示。“第一次需要授权,以后就不需要了。”该平台代理称。

根据挂挂赚账号后台“收入计算标准”,一个有效人数为41到100人的群,单次发送广告链接的收入为0.025元,每日预估收益为1元;而一个有效人数为351到500人的群,单次发送广告链接就可以得到0.05元佣金,每日可以预估收益2元。总的来说,群内有效人数越多,“挂机”人数越少,则代理收益越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广告发送过程中,其系统可以自动识别群中哪些是“真人”微信号,哪些是同为挂挂赚发送广告的“挂机”微信号。只有“真人”微信号才算作有效人数。

在使用过程中,记者发现,挂机者可以在挂挂赚中设置能参与发送广告的群,也能设置不向哪些群发送广告。“垃圾群可以打开发送广告设置,打开之后就不用管了。”挂挂赚平台代理表示。“如果你没有多少群的话,可以点击‘免费加群’,系统会为你分配新群。”记者尝试了一下免费加群的功能后发现,系统会自动地分配其他用户与记者互加好友,并由对方拉记者进群。

记者将自己的微信号试着在挂挂赚上挂机一天发现,每隔几分钟,系统便会自动向记者原先所加的群里发送广告。但是每次单次发送广告的收益并没有收益规则里说的那么高。在挂机一天之后,记者获得了0.79元的收益。

挂挂赚平台显示,只要收益超过0.3元,就可以进行提现。从3月22日到3月28日,记者挂机将近一周,总收益不超过10元。

收费300元可发千条广告,

微信群“内鬼”卖群成员位

在挂挂赚挂机期间,系统利用新京报记者微信自动发布的几种广告中,大多数是针对微商的。如一篇标题带有“重振雄风”字眼的文章,点开之后是一篇介绍鹿产品的软文,文章中有该微商的二维码。一篇标题为“起床后巧用一物,排出大量黑油”的文章,实际上是介绍某种速瘦减肥产品。

3月26日,记者通过公众号“码云挂挂赚”联系上“挂挂赚交流2群”的管理员,并以广告主的身份咨询推广价格,对方称和多个转发平台合作,其中挂挂赚的推广收费是300元人民币发送1000条广告链接,“任何链接都可以跳转,还可以直接推送公众号名片。”

记者在“码云挂挂赚平台”、“挂挂赚合伙人平台”微信公号上看到,其账号企业名称均显示为西安曲江新区中艳二网络工作室。随后,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看到,该工作室成立日期为2019年3月8日,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包括网络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软硬件、通信设备、网络设备、自动化设备的技术研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成果转让、计算机系统集成服务、计算机维修、维护的销售及网络销售(仅限于通过互联网从事经营活动)。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尚未从该工作室获得回应。

admin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已有多个微信号,进行群发的操作实际上属于技术问题,并不难操作。“目前市面上一个可以操作10个微信号的微信群控软件售价在4800元左右,购置一个这样的群控软件再配上10个微信号,准备好相关文案,实际上就能在技术上达到发送广告的要求。

在他看来,关键在于广告发布者如何找到如此多的群,而且还能顺利加群。

4月3日,徐经理对记者表示,要找到微信群也不难。“目前市面上都有渠道,一般微信群按照活跃程度和群成员质量,一个群成员位的价格在0.5元到2元之间,只要出钱,就会有人拉你进群。”

4月4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徐经理的“渠道”联系上一名专业的微信群“内鬼”。对方表示,优质网赚群可以按50元100个,100元300个卖给记者。“还可按类型分为纯聊天、宝妈、兼职、行业以及各地方群,如果有特殊需求可再联系,随便对接个资源就能赚钱,你懂的。”

有微信群推广表示,广告主一般会寻找适合自己产品的微信群进行推广,这样就能针对性发布广告。“比如你是做小说站的,我可以寻找小说资源群发广告,你是卖奶粉的,我就寻找宝妈群发广告。”

不过,并非所有的微信群群主都能容忍群内出现漫天的垃圾广告。“能不能直接在微信群里发广告要看这个群群主和群管理员的容忍度,对于禁止发广告的群,你可以通过加群内好友,然后自动向其私发广告链接或者拉群的方式进行推广,效果是一样的,甚至更好。”上述微信群推广人士透露。

admin表示,技术上向微信群所有群成员发送好友验证与往微信群里发送一个广告链接一样简单。在他向记者演示的一个群控软件“多群自动爆粉”功能中,其向某一500人微信群中的全部群成员发送了加好友请求,除设置无法通过群聊添加的人外,有469人的好友验证请求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就发送成功。

微信明令禁止、打击外挂,

涉嫌犯罪,存被盗号、封号风险

4月3日,腾讯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从“挂挂赚”的运行方式上看,其属于微信外挂的一种。微信“外挂”,通常是指未经许可、擅自篡改微信客户端数据的第三方软件,这些外挂软件通过模拟自然人的使用行为达到批量或自动操作的目的。

“在恶意注册微信号的黑产产业链里,技术提供者和其提供的软件位于产业链最上游,它们从两个方面体现对产业链的统治力:一是伪造设备硬件信息实现多开的改机工具,没有改机工具,恶意注册不具备实施性;二是辅助自动化操作的群控和按键精灵软件,没有自动化,恶意注册无法摆脱高昂的人力成本。”有从事安全风控的专家告诉记者,“如一些恶意注册工具软件可简易化实施改机工具的功能,包括伪装手机信息、GPS信息功能,这就已经做到了恶意注册除IP更改外的所有环节技术提供,为恶意注册黑产配备了全套武器。”

“其实我们一直在配合警方打击微信外挂”。腾讯方面表示,“为了保护用户数据隐私,防止用户遭受诈骗等财产损失,维护微信知识产权,《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条款明确禁止使用软件外挂。对于非法软件的使用者,在接到其他用户举报并核实后,官方会对账号进行相应处理。”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对于微信外挂黑产,已有过多次打击行动。

如2018年3月,浙江、湖南警方成功打掉国内首个集微信恶意注册、群控外挂、赌博网络平台于一身的黑产团伙,一举抓获公司负责人、技术、运营者在内的52名犯罪嫌疑人,冻结资金8000多万,实现了全链条精确打击。

新京报记者阅读裁判文书网已有判例发现,在目前已经结案的微信外挂案例中,公诉机关主要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以及“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指控犯罪嫌疑人。

此外,中山大学法学院的庄劲教授认为,微信外挂侵犯的客体是微信的运营秩序,也就是微信的生产经营秩序,因此可以将微信外挂认定为破坏生产经营罪。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微信号主来说,将微信授权第三方Mac登录平台,托管给微信外挂发布消息,可能面临被盗号的危险。当代理主动向系统要求免费加群的时候,系统会自动分配其他用户与自己互加好友,这些都是在代理本人操作之外。

“将微信授予第三方登录,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做法。”admin告诉记者,“因为当你把微信托管给别人时,也意味着你的账号密码有泄露的风险,此外有些微信托管平台还要求托管者绑定银行卡,这进一步增加了资金泄露风险。”

此外,在微信群里频繁发布诱导性广告,很有可能因违反个人账号使用规范,而被限制正常登录。

“我做挂挂赚,一共封了我三个号。”在挂挂赚交流群里,一位代理说。同时,记者也在贴吧里看到不少因为使用挂挂赚而被限制登录的网友发出的求助帖。

腾讯制定的《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范》显示,散布淫秽、色情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招嫖、寻找一夜情、性伴侣等内容;发送以色情为目的的情色文字、情色视频、情色图片、情色漫画等内容,但不限于上述形式;长期发送色情擦边、性暗示类信息内容。一经发现,腾讯将根据情节进行删除违规信息、功能限制、封号或永久封号处理。

记者发现,对于群里出现的带有性暗示意味的链接,群友可以直接以“网友含有色情信息”进行举报。但是在没有加对方为好友的情况下,却无法对该账号进行投诉。这就给了这些传播者生存的机会。

腾讯方面提醒用户称,为了用户的信息安全和账号功能正常使用,请不要使用任何形式的外挂软件。“对于使用微信外挂行为,我们也会根据《微信个人账号使用规范》,依据违规情节,进行警告、限制功能、限制账号登录等梯度处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